秒速飞艇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毕业论文 > 文化 > >

张健华:商业银行助力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思考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张健华:商业银行助力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思考


  文/华夏银行行长张健华

  编者按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简称《建议》)将我国文化建设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建议》提出,要繁荣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在这个过程中,金融在为文化产业创新提供新动能,构建数字文化经济服务方面贡献了巨大的力量。随着“十四五”时期的开启,深化文化与金融合作,对于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以及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求具有重要意义。

  导语

  近年来,虽然文化产业快速发展,整体规模增长较快,产业集群效应逐步显现,技术红利和数字助推文化产业多元化发展,但商业银行助力文化产业仍面临着市场和内外机制挑战。本文针对商业银行助力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提出了若干思考。

  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现状和趋势

  文化产业发展现状

  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经济规模逐年上升。近年来,文化产业发展迅速,整体规模增长较快,产业集群效应逐步显现。2019年我国规模以上文化及相关产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86624亿元,比上年增长7%,文化企业的规模化、集约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文化需求日趋多元,文化消费持续升级。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们对精神生活的需求日益增加,文化需求呈现高端化、个性化、订制化特征。2019年,我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559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6%。其中,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2513元,增长12.9%,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1.7%。以美国和西欧一些国家的文化娱乐消费占家庭消费30%左右估算,未来,随着文化产业发展和社会财富累积,我国文化消费市场还会有较大增长空间。

  文化走出去取得较好成效,软实力大幅提升。中华文化影响力逐步增强,文化自信逐步显现,特别是在“一带一路”、亚洲命运共同体建设的推进过程中,我国文化走出去成效显著。2019年,我国文化产品和服务进出口总额达1114.5亿美元,同比增长8.9%。其中,出口998.9亿美元,增长7.9%;进口115.7亿美元,增长17.4%。

  文化产业发展趋势

  内容为王,优质内容知识产权成为文化产业变现核心。随着我国居民消费结构变化、对高品质文化内容的需求越来越高,优质的内容成为吸引客户、价值变现的核心竞争力。一方面,内容上重数量轻质量的局面正在改变,市场化程度高的文化内容开始涌现。另一方面,随着新技术、新业态融合,内容提供企业正在逐渐形成产业链,并形成利润收入支撑企业持续性发展。

  “文化+”成为文化产业新的增长极。近年来,“文化+”融合呈现出的产业效益和溢出效应成为文化产业新的增长点。一方面,“文化+科技”等跨要素融合模式已经在产业层面得到较大的应用。例如,网络直播已经成为目前火爆的新兴产业之一。另一方面,“文化+制造业”“文化+旅游”等跨行业融合模式,也为传统行业带来了新的内涵和外延。

  技术红利和数字助推文化产业多元化发展。目前,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代科学技术在深度改变着包括文化产业在内的部分产业结构。未来,第五代移动通信、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应用技术将会驱动文化产业出现新的增长。特别是当前政府积极推进的“新基建”,将为文化产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促进文化产业动能转换。文化企业也将通过参与“新基建”建设,进一步丰富文化产品和服务,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

  后疫情时代文化产业面临“危”与“机”。新冠肺炎疫情对文化产业的影响较大,但也呈现出两个“两极分化”特征。一是线上、线下两极分化,传统线下消费型文化产业遭受重大冲击,而线上的数字文化产业得到迅速发展。二是疫情加速了行业内企业的重新洗牌,使一些本身有问题的尾部客户加速出清,有实力的优质客户正在加大投入,扩大市场份额,通过兼并重组来扩大自身的竞争优势与市场份额,形成文化龙头企业。文化产业在面临新冠疫情“危”的同时,也面临产业升级的重要契机。

  商业银行助力文化产业发展面临的挑战

  商业银行助力文化产业面临市场挑战

  文化产业发展不平衡,比较优势不明显。一是从文化产业整体情况看,文化产业发展时间较短,基础较薄弱,正处于从政策推动到市场驱动的动力转换过程之中,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积极作用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市场规模相对较小。二是从文化产业细分领域看,文化产业共9个大类、43个中类、146个小类,各个细分行业商业模式区别较大,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三是与文化产业强国相比,我国文化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5%左右,而欧洲、日本、美国这一比例在10%~30%,我国文化产业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文化企业实力不强,创新能力有待加强。一方面,文化企业规模小,市场竞争能力不强。我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3年左右,而我国文化企业中,小微文化企业的数量占比超过80%,多数文化企业与科学管理的要求相距甚远,经营呈现出一定的短期行为及高风险特征,客观上存在市场信用度和信誉不高的问题。另一方面,我国文化产业具有的自主知识产权较少,且盗版和侵权现象的存在使知识产权的价值不能充分体现。同时,知识产权流转难、变现难,创新成果难以转化为企业收入,造成部分文化企业创新动力不足。

  文化产业金融需求与商业银行资源不匹配。文化产业的经营高风险性特点决定了其更青睐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股权投资,与商业银行提供的债权融资存在供需错位。同时,文化企业的核心资产是无形资产,与商业银行抵质押担保偏好存在供需错位。

  商业银行助力文化产业面临外部机制挑战

  文化企业信用体系仍须完善。文化企业普遍具有轻资产的特征,与其他行业相比,文化企业信用体系的建立是防范金融风险更加重要的保障。目前,我国尚缺乏全国统一的数据全面、开放、透明的文化企业信用体系和数据共享平台,商业银行需要自行通过政府部门、社会信用机构、行业组织和银行内部多渠道采集文化企业信用信息,信息成本较高,数据偏差和缺失情况较普遍,且信息整合运用存在一定困难,面临较大挑战。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